• 南岸开展“幸福邻里 粽情端午”志愿服务活动 2019-04-17
  • 注意!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局地高温 2019-04-17
  •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2019-03-28
  • 南海如何进一步吸引大学生? 2019-03-22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9-03-21
  • “12338”妇女维权公益服务热线介绍 2019-03-21
  • 新华社评论员:聚焦新目标 开启新征程 2019-03-18
  • 国家统计局:5月社消总额增速创15年来新低 2019-03-03
  • (原创首发)希望依照监察法践行法治反腐不迟到、不缺席。 2019-03-03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02-23
  • 合肥西园新村小菜市变身徽派美食街 2019-02-23
  • 广图:神“摄”手初养成计划:摄影师爸爸成长篇 2019-01-11
  • 中央纪委紧盯节点 4年来通报曝光问题近4000起 2019-01-11
  • 海底捞回应侵犯音乐人林海著作权:已停止播放 2018-11-22
  • 选秀大年!2018新秀天赋爆满 巴克利:看见下个詹姆斯 2018-11-22
  •     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

        “对方在青鹿岭布置了大量的陷阱,堕马坑,拦索,还使用了大量的铁蒺藜,手法非常熟练、专业,完全阻断了南下的所有道路″除、填埋这些障碍,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青鹿岭两旁,都是群山起伏,荆棘密布,树木非耻集,有些地方战马根本通不过去,从两侧绕行,几万的军队速度会大为拖慢。而从另一条道路绕行,则还需要至少多花上半天!”

    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他们抵达京师的时间都会大为延迟!”

        金佑石低着头说着,最后一句话,仿佛有千钧之力,说出“大为延迟”四个字,金佑石仿佛使劲了全身的力气,脸色脸色苍白,冷汗如雨。

        现在这种时候,大军抵达延迟意味着什么,没有人比金做法石更明白了。更重要的是,北庭都护军“遇袭”,很明显和他的信息侦查不到位有很大的关系。

        只是,就连金佑石又哪里想得到,对方居然会使用这种手段。从塞外到京师,一路蜿蜒曲折,何止数千里,他又如何能够每个地方都侦察到?

        只是事实已经摆在那里,他脱不了关系。

    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与你无关!”

        就在大殿内一片压抑的时候,鬼王的声音突然在众人的耳边响起,唰,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一阵铿锵的脚步声传入耳中,下一刻只见鬼王突然大步走过去,猛的拉下了墙上的一块幕布。

        霎那间,墙上赫然显露出一张残缺的大唐的军事地图来!

        地图上还有很多地方一片模糊,并没有精确绘制出来,但是许多关键的地方,早已描绘其上,栩栩如生。

        ——这一场“较量”涉及到从京师,到边陲各个方面,东宫方面又怎么可能不绘制一张完整的大唐地图?只不过相比起王冲那边,东宫的地图显然还有些粗陋。

        侯君集打开那张地图,几乎一眼就集中到了地图上,“青鹿峰”所在的位置,只是一眼,侯君集的目光一跳,眼神顿时变得凌厉无比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们中计了,三角缺口的兵马已经在这里了!”

        侯君集伸出一根手指,指着地图上青鹿峰的位置,开口说出的第一句话,就令众人心中剧震无比:

        “没有意外,从青鹿峰折返的另外三条路也已经被他们截断。同时截然三条路径,铺设阻断数万兵马的陷阱,——没有八千多的人马绝对做不到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听说当初怛罗斯之战,乌斯藏和西突厥的联军总共数万人马,准备从后方偷袭,结果被异域王麾下的人马阻挡了数天,寸步都难以前进,那名年轻的将领好像叫苏寒山。金佑石,三角缺口的那名武将是叫这个名字吗?”

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    金佑石心中一震,连忙道。

        “就是他了!”

        侯君集衣袖一拂,淡然道。

        “殿下,恐怕要麻烦你联系一下乌斯藏人了,拜托他们探查一下,没有意外,三角缺口有相当的人马都已经不在了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吧!”

        大皇子迟疑片刻,点了点头。在这承动中,不管是大皇子还是侯君集,其实都不愿意借用乌斯藏的力量,毕竟,他们现在进行的事情,知道的人越少越好。但是现在,也不得不借用他们的力量了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我们要对付的仅是那个王家幼子而已,想不到他的麾下还有如此人物,通知张征,等他到达黄巾岭的时候,改由这里前进?!?br />
        侯君集说着,手指一伸,在图上的一点,狠狠按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众人心中一怔,齐齐看去,只见侯君集手按的地方,乍一看是崇山峻岭,但仔细看去,赫然是一条隐秘的峡谷溪流。

        那条峡谷溪流非常狭窄,而顺着浅浅的溪流一路往南,整个峡谷的末端赫然直指牛头关,那是大军南下的最后一道关口。

        一刹那间,众人心中剧震,立即明白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    这一霎那,金佑石心悦诚服。这一刻,对于眼前的鬼王,他心中佩服到了极点。

        哒哒哒!

        正在说话的时候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,这急速的变化突然吸引了众人的注意。一时间,侯君集、大皇子、金佑石、孟屠等人纷纷扭头看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报!”

        就在众人的目光中,一名金吾卫手持长戟,从外面匆匆闯了进来:

        “收到消息,异域王府那边刚刚调了一千名全副武装的铁骑入府,这些人守护在王府周围的各个地方,现在那里戒备森严,我们的人难以靠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什么?!”

    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大皇子豁然变色:

        “这个混蛋,好大的胆子,他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征召铁骑,而且是在天子脚下,他想做什么?!”

        一千铁骑,而且还是全副武装的那种,这不是个旋目。这也怨不得大皇子紧张,毕竟领导他们的可是王冲,以王冲表现出来的能力,这一千铁骑在他手中足以发挥出一万,甚至数万铁骑的威力来。在现在这种时刻,对于东宫来说,这绝对是一股令人忌惮的力量。

        “祝童恩,你带几个人去异域王府,我要看看,他到底想干什么!”

        大皇子厉声道。

        “殿下?!?br />
    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一旁的孟屠上前两步,压低声音,迟疑道:

        “按照朝廷的规矩,王冲是亲王,而且有圣皇的特赦,豢养一群全副武装的私人力量,完全在他的权限之内,我们没有权力去阻止他!”

        孟屠的声音一落,整个大殿内顿时鸦雀无声。大皇子李瑛神色一僵,顿时满脸错愕。

        “另外,按照规矩,异域王府的那数百金吾卫还不算在那一千人之内,此外,异域王府还有动用车弩的权力,这些都是其他王爷所不具备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孟屠涩声补充了一句。瞬息间,四周围针落可闻,一片压抑。

        不错,王冲虽然不是什么皇室血脉,但却是圣皇亲封的亲王,他的权力其实还在其他的亲王之上,这一点,就连大皇子都无权干涉。

        另一侧,就连鬼王都不由皱了一下眉,不得不说,王冲这番举动让他有些意外,短时间内,侯君集也看不到他的目的和深意。

        “传我命令,严密监视。另外,金佑石,清剿计划,我只给你三天时间,无论如何,你都必须做到,否则的话,自己提头来见大皇子吧!”

        侯君集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!”

        金佑石冷汗涔涔,连忙躬身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哗啦啦!”

        只是片刻的时间,羽翅振动,无数的信鸽、海东青、鹰雀从东宫中飞出,鬼王的一道道命令也跟着迅速传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异域王府。

        唳!

        距离地面数千米的高空中,伴随着一阵凄厉的尖唳,一只硕大的岩鹰在七八只鹰雀的攻击下,悲鸣一声,身体一僵,从空中笔直的坠落下来,啪嗒一声,砸落在异域王府的房顶上,然后连同屋顶上的碎瓦落在地上,血肉模糊。

        在这只岩鹰的身上,至少有十多处鸟雀啄击的伤痕。

        “啪嗒!”

        而只不过折的时间,又是一只岩鹰从空中坠落下来。

        在过去的十二个时辰里,异域王府上空的鹰雀大战不但没有消减,反而越发激烈。这种鸟雀的奇观,早已吸引了周围无数京师百姓的注意,然而一队队站在四方的城卫军和城防司,又让他们望而却步。

        “王爷,情况非常不妙,我们已经派出了所有的鹰雀,包括鹰王都已经派出去了,但是对方的鸟雀却是源源不断,有增无减。另外,对方的目的似乎意在封闭我们整个异域王府所有的消息,只要飞出王府,必然就会被截断。照这样下去,我们和各个地方就会完全失去联系?!?br />
        院子里,张雀站在王冲身旁,仰望着天空,忧心忡忡道。

        这是大唐京市的第一痴战,规模之大,史无前例,尽管已经倾尽全力,但是眼前的处境却没有丝毫改变,反而越发恶劣了。

        王冲站在院子里,一动不动,那一阵阵凄厉的鸟叫声此起彼伏,不断在耳边响起。而每隔一段时间,便有一只鸟雀坠落在王冲身边。

        王冲眼眸微闭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准备好了吗?”

        突然之间,王冲开口道。

        张雀神色一愕,正在诧异间,突然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:

        “王爷,一切已经准备妥当!”

        声音未落,程三元一身甲胄,从后方的阴影中走了出来,而在他的身旁,则是一张年轻,却又仿佛经历过风霜的脸庞。

        “陈不让!”

        张雀先是一怔,很快辨认了出来,他怎么也没有想到,明明在军中的陈不让,居然会突然出现在这里。

        一刹那,他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准备吧!”

        王冲挥了挥手。

        锵锵锵,下一刻,就在一阵清脆的脚步声中,一队全副武装的甲士突然踏着整齐的步伐,从异域王府鱼贯而出。这些甲士每一个都是身躯挺拔,气势威严,更重要的是,他们每个人肩上都背着一张半人高的金属大弓。

        “准备!”

        随着陈不让手臂一挥,一声号令,下一刻,五十多名甲士全部屈膝半跪于地,同时反手一抓,取过后背的金属大弓,然后右手一抓,每个人手中至少都抓了五六支利箭,就在一阵轧轧的声音中,所有的弓箭全部对准了空中密密麻麻的鹰雀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就像定格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        这一系列动作,干脆利索,而且整齐划一,就宛如一人般,显示出高超的训练。

        “放!”

        一声令下,数以百计的利箭,有如奔雷掣电,瞬息间破空而出,射向无尽的高处。
    按方向键←上一章, 回车返回目录, 按方向键→下一章。
  • 南岸开展“幸福邻里 粽情端午”志愿服务活动 2019-04-17
  • 注意!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局地高温 2019-04-17
  •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 2019-03-28
  • 南海如何进一步吸引大学生? 2019-03-22
  • 光明日报:救命药岂能一降价就断货 2019-03-21
  • “12338”妇女维权公益服务热线介绍 2019-03-21
  • 新华社评论员:聚焦新目标 开启新征程 2019-03-18
  • 国家统计局:5月社消总额增速创15年来新低 2019-03-03
  • (原创首发)希望依照监察法践行法治反腐不迟到、不缺席。 2019-03-03
  • 春节我在岗:春运中的那抹绿 他们用坚守换您安全回家 2019-02-23
  • 合肥西园新村小菜市变身徽派美食街 2019-02-23
  • 广图:神“摄”手初养成计划:摄影师爸爸成长篇 2019-01-11
  • 中央纪委紧盯节点 4年来通报曝光问题近4000起 2019-01-11
  • 海底捞回应侵犯音乐人林海著作权:已停止播放 2018-11-22
  • 选秀大年!2018新秀天赋爆满 巴克利:看见下个詹姆斯 2018-11-22
  • 重庆时时彩走势 彩票论坛福彩3d论坛 北京赛车技巧 35选7广东走势图 nba篮彩吧 中国竞彩网足球 捕鱼游戏机 乐透乐彩票论坛 北京pk10是国家开的吗 pk10单双大小历史记录 nba篮彩吧 多乐彩技巧 北京赛车pk1o 巅峰玩家德州扑克 新时时彩保号法 超级大乐透